旧事 年末

每年这个时候都要趴在这座天桥,拍一张照
看着这个世界似乎没变,但又在喧哗和前行。

这年成长了挺多,也学会看淡一些事情
可能是代码写多了,感觉世界的逻辑有时很简单。
事情无非是let,变化历历
或者是const,永恒安息

如果一开始就想清楚,留不住的就随风去,不会变的就钉到骨子里。
那你说多轻松。

旧事 回以沉默 11.12-11.19

17号,回华科。
和上一次不一样,这次多了点儿使命感:做一次前端技术演讲。

学生时代,我听过无数场分享。
总觉得台上高谈阔论嘉宾,离我实在太远。
一次分享,一别两端,然后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轨道,再无交集。
或者是我没有入心。

但想不到,这么快台上的这个人就该是我了。
仿佛晚会还在继续,帷幔也没收起。
魔术师说,天色还早呀,我再给你们变个魔术吧
烟雾腾空,灯光明灭,时间掠影而过
我本来是台下端坐的观众,一下子就站到了台上
主持人把话筒一递,说,该你了。

旧事 哪天才能歌唱的话 10.30-11.05

想起网易账户密码泄露,就发生在10月底。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是受害者之一。

但我没有着急改密码。
一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过着一种近乎抑郁灰白的生活。
所有的社交工具都停掉了,也不与人交流。
很多事情我不愿碰。
像燃尽的烟柱,自己伸手一掸,搞不好满世界尘埃
还不如让风来悄悄瘗埋。

二是因为一位神秘的朋友闯进了生活。
我很喜欢冲绳民谣,在云音乐里上传了BEGIN的《三线の花》与《笑颜不变》。
这位朋友搞到我的账号密码后,貌似没做什么坏事,光给我推荐歌曲了…
TA先上传了没有版权的《岛人ぬ宝》,再后来是夏川和中孝介的一些歌。
那时,这些音乐,居然成了我跟外界连通的唯一绳索。

旧事 荔枝永远红不了 10.16-10.22

这只猫,是我在公园认识的。
一年前它还很小,每天穿行于古旧的荔枝林。
傍晚我习惯到公园跑步,总能在固定的地点,看到阳光把它拉成巨大猛兽的情景。
然而它更喜欢阴影。

第一次碰到它,他就躲在阴影里。
因为是在车底,给它起了个名字
叫阿杜…(逻辑满分,拒绝吐槽)

旧事 返校日 10.8-10.15

“我要回武汉!”
这句话说了一千遍,终于兑现成一张动车票。

三年前,毕业的第二天,行李被盗,大学时所有的物件付之东流。
背着空空的行囊回家,越想越委屈,导演剧本不对啊,人家西游记八十一难,好歹是个HAPPY ENDING…
感觉自己有一种迷之体质,总可以把平静的生活过得波澜壮阔。
左脸黑线,右脸微笑,这种技能不是谁都可以,我在考虑要不申个遗。

总之,国庆后大家都返工,过上岁月静好的生活时,我一个人扛起了到武汉搞事情的大旗。

旧事 Way Home 10.1-10.7

《Way Home》是押尾的一首指弹,算不上热门,听的人也少。
我不喜欢一首吉他曲太过工整,羽翼丰满的老鹰,就没有了小鸟的自在。
不过,教科书般的工整,就有一种禁锢的美感。
音符好似尺子上的刻度,不差分毫。
如果时间也是一把尺子,那回家这件事也应该是清晰有力的刻度吧。

九月的最后一天,听着它,回了家。

推开门,好像一个转场回到从前,书包一丢,喊一句:我回来了,好累啊
然后倒在沙发上等吃的,电视上正放着《数码宝贝》。
这才应该是那个“无限大な梦”啊!

旧事 凯里 9.11-9.24

市面上的web相册都不好用,干脆自己做了个相册,github开源,取名为Zing,待填坑…


6月初,要上腾讯大讲堂分享。
PPT准备得差不多,缺了个演讲的节奏。
我希望的风格是逻辑分明,又不会太过枯燥的,但均衡好这两者并不简单。

又发觉,“逻辑分明”加“不太枯燥”,
掌握不好节奏,就是“一本正经“加”胡说八道”的意思呀!
这让我有点慌,搞不好过不久别人就指着我说:看,前端界的泥石流…

于是那几天,一直听“一席”来找灵感。
毕赣《路边野餐》的那一段意外的好,也从中深深地记住了一个陌生的地名:凯里

我喜欢那种,经行语言(而不是光影)就能渲染出来的,边陲小镇特有的青翠与市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