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见闻

扬起帆

这个4月真的特别丧…
开心的事情屈指可数,貌似也只有朴树的新专辑了。

病后状态一直不好,工作时脑后阴风习习
bug,变成了巨大的飞蛾,每每衔着灵魂四方飘游。
周四晚,无耻地逃了一个会议
下班,拖着疲惫的身体,径直就飞往了杭州。

都这么累了,问自己为什么又在路上了呢?
可能只是我觉得,旅行的时候不用去想以前和以后。
但旅行那么短,而生活那么长
那就更应该不停的出发吧?即使只是一场短暂的幻觉。

我这么想着的时候,这场幻觉正变得越来越真实。
凌晨让头脑额外清醒,飞机下出现了新城
灯火穿透了夜色与云层,越来越浓,背后的飞蛾被引诱扑了下去——
烟消云散。

《空帆船》在耳边唱起:
“那狂风 那不知吉凶 的我的前程
我还是要扬起帆
当我听到 风从我耳旁呼啸着掠过
那一刻我的心狂喜着猛烈地跳动…”

心猛烈地跳动,因为逃避可耻但很有用。

白兔先生与百间楼

一早坐动车去湖州,再转大巴
10点左右,我就踏在南浔古旧的石板路上了。
人好少,甚至连售票处都没有人
想着自己也不认识路,就跟着一只小狗走。
反正爱丽丝也是跟着白兔先生走,才掉进了洞里开启了冒险…
没毛病,要啥GPS?

小狗领着我,南浔的景致慢慢突显出来
河埠沉静,燕子高歌,一圈一圈地在楼间徘徊
我就往燕子多的地方走,所谓“王谢堂前燕”,那里总会有人烟
然而迷了路,停下来,一个洗衣服的大叔告诉我,这是百间楼啊!
惊喜这就是我一开始想找的地方。

就在附近客栈卸下背包,要了一间临河而居的房
也不管下雨了,这就往前行去。
其实江南水乡,乌镇和周庄我小时候都去过
可惜印象不好,到现在脑中只记得沈万三和猪蹄了…
百间楼这一带,才真真切切的是我想象中的水乡呀!

当你看到人们在河边洗衣,棒子捶打衣服激起了涟漪
看到他们沏了一壶茶,给小孩讲水鬼河童的鬼怪故事
看到小狗跳进河里游往对岸,冲着笼中的八哥汪汪叫
老人手持蒲扇,把狗赶开,担心别把自家八哥教坏了…
你才明白这条江河,顺着千年的血脉,流进了他们的灵魂里。

雨中餐

中午雨大,临河就餐
专门要了不明就里的两味菜:丁莲芳千张包子、绣花锦。

这包子伴汤伴葱呈上来,初看十分清淡,咬上一口,浓郁至极
才明白鲜味,好像熟睡在那豆皮裹成的被窝里。
猪肉、干贝、虾仁,哥仨在锅里葛优躺了2小时
待你掀开,三位死宅梦中惊醒,排排坐立了起来…
可以说是好吃得非常有层次了。

绣花锦这名字额外华丽,点菜时专门不去问,想自己猜猜。
因为广式茶点那种稀里花哨的称呼,对我迷之吸引
以前在茶餐厅,点过一个“金钱粥”,端上来是“香蕉片伴白粥”
更悲催的是,我同伴点的“裸体粥”,端上来就是童叟无欺的“白粥”…
你说气不气人?
起个变量名都不遵循基本法?

绣花锦端了上来,一碟白灼青菜。
也就家常菜模样,看着并未觉得有什么特别
举筷夹起,才发现有些许不同,就是有一种清香,入口像是白菜,但更加软糯。
后来才知道,这种菜只长在南浔方圆十里,十里外菜就变种,有形而无香。
这么一想,这味菜就不一样了
好像一个思乡恋家,不想远嫁的闺中小姐。

江南好

中午一觉睡到三点,然后到南边转悠,大多是保存完好的古代大宅。
刘氏梯号在中式风火墙后面,藏匿一座欧式建筑的结构着实有意思
仿佛又燃起了我对古建、以及Minecraft的热情…
想象远在台湾,写《穿墙透壁》的李乾朗教授一定也会如视珍宝吧。

而印象最深的是“求恕里”。这个名字是有多好?
藏书的主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把求以宽恕,冠之以楼名?
简介里说,只是主人一生淡泊名利,不求仕进。
但总觉得不会这么简单,因为在这片土地
细窄的甬道回响着多少故事,江南的烟雨又隐藏了多少秘密?
恐怕再也没有人能说清。

但秘密最好的结局,就是永远成为秘密
而时间能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谁的心中没有结?谁的记忆里,又全是欢乐时光呢?
想到这些,觉得于我而言,同样是一种安慰和警醒吧。

又顿时觉得很轻松。
好似中午那觉还没睡醒,活在梦中。
江南好啊,风景旧曾谙。
喝酒去!

—— Litten 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