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刺客信条》 3.5-3.11

这周感觉我的vscode已经“玩得贼6”
一切来之不易,毕竟是五次卸载sublime改掉的习惯。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我对sublime的喜爱
有人问为什么?
没法解释。大话西游里也曾说
喜欢一个编辑器需要理由吗?

但有点令人沮丧的是,“喜欢”这件事确实是会变的。

我有另外的感受,特别是在这周
迫不及待地把《刺客信条》电影看完的时候…
感觉特别的失望。
就是那种经行漫长的等候,期待一场肆无忌惮的雨
最后只听到了低沉雷声的空洞感。
但是,我也一曾很喜欢这个系列啊。

可能,再也不会有一款游戏,能给我带来这样的触动了吧。
五年前,我还写过点文字《记“刺客信条”三部曲:水月镜像,无心去来》

刺客,优雅而自由。
兜帽遮住了他们的眉宇,新月似的眼神更加坚韧
然后他们开始奔跑,在庭院与房顶,在星辉抚摸的街道
披风猎猎翻卷,背后是雄奇又陈腐的都市,前方是正义而荣耀的理想
他们找到了目标,袖剑闪动,鲜血绽放
最后不发一言,默默离去。

当然除了这种“事了拂衣去”的热血,迷人之处还有一些隐喻。
比如后来才发觉,好几个重要的任务,都是安排刺客在教堂尖顶,从天而降,完成刺杀。
因为教堂,通常是文艺复兴时期城市的最高点,象征着天堂。
而刺客的行为,仔细想来,是一条“从天堂到地狱”之路。
为了终结他眼中的邪恶,为了城市更加的辉煌
也只有冒天下之不韪,只身落下地狱了,甚至,背负骂名。
这种反讽的隐喻,又给了刺客一些灵动的忧伤。

再后来,一些意外的文化思考,又有了惊喜。
因为偶然发现,《刺客信条》居然跟《倚天屠龙记》有点关系…
张无忌的明教武功,书里说为创始人霍山所创
而历史上的霍山,最著名的事迹,就是创建了“阿萨辛派(Assassin)”刺客组织,也就是游戏中的兄弟会前身。
所以讲不好,乾坤大挪移就是阿泰尔偷东西的那一招?
张无忌,讲道理是兄弟会的…中国常任理事会主席?

遗憾的是,这些或迷人或有趣的设定没能一直延伸。
最近的几作,叙事过于空洞,人物失去了灵魂
刺客,匆匆的身影,反而更像个过客。
每次我爬上俯瞰点,眺望着城市的神韵,也还是会感叹:好美啊!
但好像,也只能停留在“美”的层面了。

我还是喜欢以前。
喜欢奔马高扬前蹄,嘶鸣掠过的罗马
喜欢明丽的音乐,随阿尔诺河一起流淌的翡冷翠
喜欢巍巍然屹立于大地的君士坦丁堡
还有孤僻而善良的阿泰尔,缜密而大气的艾吉奥…

所以,事情变得无趣的原因很简单:
我变了,sublime没变;我没变,游戏变了。
总之,你们的步调不一样了,
这在物理里,叫“相对位移”
在古文里,叫“曾经沧海难为水”
在王家卫里,叫“可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

既然你不能阻止世界的改变,那唯一值得去做的
就是找到步伐一致的事情,找到那个志趣相投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