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偶书 1.18 - 1.25

年底恰逢乔迁,回去得比较早。
其实也算不上乔迁,爷爷的旧宅子,父辈兄弟合力,翻修重建
多了一个出逃城市,到乡村度假的地方。
当它以新面貌出现在眼前时
不免真的觉得衰败的新生相当感慨。

特别是在年底,这个喜旧迎新的时节
好像很多往事,被年关一催,不断提纯
又沉淀出了最好的那部分。
然后你看着它,只能很简单又笃定的说一声:
好棒哦!

但说起新居入伙,有件事我想起就想笑。
大概10岁时,第一次搬家,有个迷之仪式印象太深刻。
按着习俗,我左手要拿着一根葱,葱通聪,象征聪明伶俐
右手拿一根蒜,蒜通算,意思是会算术。
这活脱就是一羞耻的莹草cosplay啊

跟长辈们瞎扯,终于舍弃了这个套路
“拿着我的macbook就好,毕竟苹果通平,象征平安
而且又是一台‘计蒜机’…”
他们居然觉得很有道理,也是服气

后面几天里,白天帮忙干点农活。
挖了木薯,洗净切段,用小刀竖着裂开一道口子
轻轻拉扯,衣衫脱落,雪白的肢体一览无余。
木薯的做法有很多,但最喜欢清蒸
不放油盐,只靠水气滋养
揭盖满房清香,不等动筷,直接就可用手拿。

再把另一块地种上了百香果
砍了新竹,七八个人合力做成棚架。
很快,春水就要来
可怜的稻草人又要弄湿它的鞋子
而新发的枝苗,会在燕歌和暖阳里肆无忌惮地招摇。
摇啊摇,一会儿就摇到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