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击爬虫,前端工程师的脑洞可以有多大?

—— 同时发表于imweb.io

1. 前言

对于一张网页,我们往往希望它是结构良好,内容清晰的,这样搜索引擎才能准确地认知它。
而反过来,又有一些情景,我们不希望内容能被轻易获取,比方说电商网站的交易额,教育网站的题目等。因为这些内容,往往是一个产品的生命线,必须做到有效地保护。这就是爬虫与反爬虫这一话题的由来。

失眠故事五【花匠与候鸟】

Picture by Matt Carlson

一、

每个春天,候鸟都会来到这片花田。
每个不是春天的季节,花匠总在认真地打理花田。花匠想让一切看起来未来可期,因为他喜欢这只候鸟。喜欢,是因为他们都爱花。那些关于花的话题,他们永远聊不完。

有一个春天,候鸟跟花匠说起了她家乡的雪莲。
这种花,花匠从来没听说过。但每次说起雪莲,花匠都能注意到她眼中飞扬的光亮。是的,那是候鸟最心爱的花儿。

江南见闻

扬起帆

这个4月真的特别丧…
开心的事情屈指可数,貌似也只有朴树的新专辑了。

病后状态一直不好,工作时脑后阴风习习
bug,变成了巨大的飞蛾,每每衔着灵魂四方飘游。
周四晚,无耻地逃了一个会议
下班,拖着疲惫的身体,径直就飞往了杭州。

都这么累了,问自己为什么又在路上了呢?
可能只是我觉得,旅行的时候不用去想以前和以后。
但旅行那么短,而生活那么长
那就更应该不停的出发吧?即使只是一场短暂的幻觉。

我这么想着的时候,这场幻觉正变得越来越真实。
凌晨让头脑额外清醒,飞机下出现了新城
灯火穿透了夜色与云层,越来越浓,背后的飞蛾被引诱扑了下去——
烟消云散。

病中记 4.16-4.22

摄于清明

4月马上就要过去
似乎日历上,径直就能从3月翻到5月。
时间怎么这么快?

长眠于4月之前的海子,对于时间,有一个生动的说法叫“打马而过”
有时觉得,这种匀速流淌不可变的东西,才是真TM的残忍。
长江水的结局,就是流到太平洋
没有任何意外能让它流到大西洋

所以你说,有时意外的中断多可爱?
红绿灯多好呀,给你走走停停的机会
小病多好呀,静下来休息和幻想
悲伤多好呀,欢乐可放歌,悲伤可饮酒

工作忙完了这阵子
那条安静而蜿蜒的时间之河,好像真的幻化成了打马的鞭子
梦中啪的一声惊响,病倒了。

我与《刺客信条》 3.5-3.11

这周感觉我的vscode已经“玩得贼6”
一切来之不易,毕竟是五次卸载sublime改掉的习惯。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我对sublime的喜爱
有人问为什么?
没法解释。大话西游里也曾说
喜欢一个编辑器需要理由吗?

但有点令人沮丧的是,“喜欢”这件事确实是会变的。

我有另外的感受,特别是在这周
迫不及待地把《刺客信条》电影看完的时候…
感觉特别的失望。
就是那种经行漫长的等候,期待一场肆无忌惮的雨
最后只听到了低沉雷声的空洞感。
但是,我也一曾很喜欢这个系列啊。

可能,再也不会有一款游戏,能给我带来这样的触动了吧。
五年前,我还写过点文字《记“刺客信条”三部曲:水月镜像,无心去来》

决战前后 2.12 - 2.18

终于是把T3评审的事情忙完
周末躺在床上整个人都不想动,空虚无比,宛如智障。
这种状态,只有高考结束时出现过
那时我的日记里写着:
“我站在太阳下,就是金灿灿的咸鱼;
我躺在被窝里,就是阴绵绵的豆腐脑…”
别说这是神比喻。

因为这次评审,确实耗费了挺大的精力
关键还是在年后返工的第一周,你正吃着元宵唱着歌
突然跑出个班主任说:咱放完寒假就高考,好吗?
好生气哦,但还要保持微笑。
况且想想,年终奖好像还没发哎…

美丽新世界

痛仰有一首歌,叫《美丽新世界》,它其实是向80年前赫胥黎的同名小说致敬。
歌里唱道:
“这是一个离奇的梦也是冒险者的乐园
不在乎你在不在乎新的世界依旧美丽…”

乌托邦如此美好,但在那里,幸福的人们全都是“被幸福的”。
你的在乎与否无关紧要,只需要按照秩序继续漫步。

春节把《西部世界》看完,它的一些设定,也很容易看出致敬小说的意思,却又带来了另外的惊喜。
片尾Dolores的惊艳一枪尘埃落定,现在已经过去一段时间,花哨的剪辑褪出了印象,细微的东西反而更加深刻了。
还是想谈一谈这部作品。(含剧透…)

回乡偶书 1.18 - 1.25

年底恰逢乔迁,回去得比较早。
其实也算不上乔迁,爷爷的旧宅子,父辈兄弟合力,翻修重建
多了一个出逃城市,到乡村度假的地方。
当它以新面貌出现在眼前时
不免真的觉得衰败的新生相当感慨。

特别是在年底,这个喜旧迎新的时节
好像很多往事,被年关一催,不断提纯
又沉淀出了最好的那部分。
然后你看着它,只能很简单又笃定的说一声:
好棒哦!

但说起新居入伙,有件事我想起就想笑。
大概10岁时,第一次搬家,有个迷之仪式印象太深刻。
按着习俗,我左手要拿着一根葱,葱通聪,象征聪明伶俐
右手拿一根蒜,蒜通算,意思是会算术。
这活脱就是一羞耻的莹草cosplay啊

薛定谔的年 1.1 -1.7

传说中,现在这段元旦到除夕的时间
由于不知该称之“今年”或“明年”
有人就说,叫薛定谔的年好了!
这么一想,好像许多东西都可以跟薛定谔扯上关系。

比如这周,每天醒来第一件事
就是到12306查一下有没有薛定谔的票
有了,就输入那个神才知道对不对的薛定谔验证码
去完成这笔的鬼才知道成不成功的薛定谔订单

这世道,上半年的代码,到下半年能不能编译都要打个问号
就不要试想真切地看清这繁花世界啦。
Mr.Big不断重复着:Oh baby baby it’s a wild world…
有时候发现我等的就是这几个字。